第二百一十章回师关内之两线作战(三十一)

两角共八郎想了想后说道:“中国军队除了第一集团军的第二百师是装甲部队外,那么就只有中国军队的王牌中的王牌新编第十三集团军有那么多装甲战车!”说着两角共八郎看了看眼前的地图接着说道:“据我所知,中国军队的第二百师是负责拱卫他们现在的国都重庆的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烘焙经三中将想了想后大骂道:“这帮特高科的蠢猪!新编第十三集团军分兵作战都不知道!”就在烘焙经三发火骂人的时候,快反师的装甲旅和884旅分别从通山至修水;修水至通山南北对进把第109师团的防线不断的压缩!

在核心阵地中的师团长烘焙经三无奈的对两角共八郎说道:“自从我们第109师团从本土出发,至今没有遇见过像今天这样的惨败!我无颜面见天皇,以我的的家人就全靠你照顾了!”说完烘焙经三慢慢的走进了临时指挥帐篷,跪在东方脱去了外衣,用一块白布擦了一下自己的战刀切腹自杀了!

等烘焙经三自杀后没有多久,两角共八郎把师团旗和两面旅团旗以及几面联队旗藏在了身上后,带着残余的部队向通城方向杀了出去。

最终两角共八郎在几个亲信的保护下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汉口。到达汉口后,两角共八郎立刻向在武昌的华北派遣军司令武藤信义大将发去了电报。

在机场的武藤信义大将接到了两角共八郎的电报后顿时大吃一惊,对着身边的参谋大岛慧明少将说道:“立刻发电给东京大本营,一定要追究特高科失职的罪责!”说着武藤信义大将,想了想后亲自发电给了上海派遣军司令日本天王的叔叔朝香宫鸠彦王。

朝香宫鸠彦王接到了武藤信义大将的电报后,无奈的把刚刚从东北组建完毕的第六师团和第十六师团派了出来让这两个师团务必在五天内到达潜山。

就在第六师团和第十六师团从合肥、巢县、无为和铜陵出发的时候,在那一带活动的新四军给张烈阳发去了电报。张烈阳接到新四军的电报后,摇了摇头看着地图说道:“奶奶个熊!没有想到这两个师团也来凑热闹那么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气了!”说着张烈阳立刻命令道:“187师、717师、99师和557师明天中午十点整全面对围困737师和747师的日军发起全面进攻!咸宁轰炸机和战机编队出发明天给我好好的迎接迎接第六师团和第十六师团!”

就在这个时候,机要参谋拿着电报走了进来说道:“骑兵师和快反师来电!”

张烈阳接过电报看了看后说道:“立刻命令快反师和骑兵师三十六小时内必须到达潜山!在潜山阻截日军第六师团和第十六师团!”

就在这时徐进儒拿着何应钦的电报走了进来说道:“司令,参谋总长急电!第六战区已经派出了精锐第十八军已经到达了孝感,暂时归我军指挥!”

张烈阳听到徐进儒的话,拿过电报看了看说道:“立刻发电给第十八军,让他们明天十时对汉口发起攻击!”说着张烈阳拿起步话机接通了海东青说道:“老海!你们炮兵师立刻给我开赴潜山!到达潜山后立刻测定诸元!只要小鬼子一出现就用炮招呼他们!”

“司令,你就放心吧!”说着海东青就关了步话机指挥部队出发了。结束和海东青的通话后,张烈阳立刻发电给了左权说道:“我部急需弹药!尤其是炮弹!”

左权接到张烈阳的电报后,立刻调运了五架运输机在两个编队的战舰的护航下送到了咸宁。

就在张烈阳调兵遣将的同时,何应钦和陈诚座专机到达了长沙。走进第九战区司令部,何应钦对薛岳说道:“伯陵,我今天和辞修到你这里是想问一下,你这里有什么需要?!”

薛岳笑着说道:“烈阳这么一打,倒是帮了我的忙!我现在收复了大片地方以外,手上也空出了至少六个整军!”说着薛岳看了看陈诚接着说道:“我现在成了张烈阳专门的接收大员了!”

不等薛岳话说完,薛岳的秘书走了进来说道:“薛长官,刚刚接到情报!日军刚刚在东北编练完毕的第六师团和第十六师团已经在向潜山集结中!”

“什么?!”薛岳一把抢过秘书手中的电报看了看问道:“有没有把这个情报发给张烈阳将军?!”

“张烈阳将军比我们早知道!据前面侦察部队报告!新编第十三集团军的快反师和骑兵师、炮兵师已经向潜山出发了!估计快反师和骑兵师将比日军早到潜山!”秘书认真的说道。

薛岳、陈诚和何应钦三个人听到秘书的话顿时惊呆了!过了一会率先回过神来的陈诚走到地图前看了看说道:“如果新编第十三集团军拿下武汉三镇,那么张烈阳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回师去吃掉鬼子的这两个师团!”

听到陈诚的话,薛岳笑着说道:“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张烈阳这次仗恐怕会越打越大!到时候我们两个战区恐怕都要被他调动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何应钦的秘书走了过来说道:“委座电报!”

何应钦接过电报看了看顿时呆住了,看到何应钦的样子,陈诚问道:“敬之兄,委座到底有什么吩咐?!”

何应钦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说道:“两个疯子!”说着把电报递了过去。陈诚接过电报轻声念道:“协调第六、第九两战区全力配合新编第十三集团军的所有军事行动!”念完后陈诚看向了薛岳。

薛岳看到陈诚和何应钦的样子笑着说道:“恐怕委座也没有办法!实际上委座这场仗是打给美国人看的!”

听到薛岳的话,何应钦饶有深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伯陵这话不错!其实张烈阳在打完岳阳和武昌时就已经不想打了!这件事真的要算起来也要怪到辞修你的头上!”

陈诚听到何应钦的话,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的确是应该算到我的头上!如果不是我摆了张烈阳一道的话,他也不会为了报复全力攻打武汉三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