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东北鏖战(四十二)

“我知道!你也要当心一点!”说完于德奎转身带着自己的三个营长离开了。

就在张向五宣布作战计划的同时,张学良接到了张烈阳的电报。看完电报后张学良把电报递给了张治中说道:“看来烈阳的行动速度比我们预想的要快!”张学良的话刚刚说完黎元才拿着一份刚刚得到的情报走进了张治中的办公室说道:“副总司令,这是我刚刚收到的新编第十三集团军的装备统计!”

听到黎元才的话张学良接过了报告看了看说道:“张烈阳这个家伙疯了!难道他不怕老蒋怀疑他居心不良吗?!”

在一边看着张烈阳电报的张治中和陈明仁听到张学良的话顿时都好奇起来,就听到张治中开口说道:“汉卿,什么事情你那么大惊小怪啊?!”张学良听到张治中的话认真的说道:“你们看了现在新编第十三集团军的准备你们就知道了!”

听到张学良的话张治中拿过了张学良手中的装备统计看了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道:“张烈阳现在部队的机械化率达到了百分之百!也就是就说他的部队机动能力已经是我们国军最强的了!”

张治中的话刚刚说完,陈明仁了然的说道:“难怪他们的行动那么快!”说着陈明仁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张治中顿时醒悟的说道:“我明白了!为什么老蒋那么纵容张烈阳!因为老蒋用张烈阳跟美国人换了外汇!而且这些装备都是美国人无偿提供给新编第十三集团军!”

不等张治中的话说完,张学良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原因笑着说道:“看来这次小日本也给有些苦头吃了!”

就在张学良接到张烈阳的电报的同时,在重庆的最高统帅部蒋介石的办公室里。何应钦看着蒋介石认真的说道:“委座!现在张烈阳部已经到达了指定的位置!后天凌晨一点正准时对日本关东军发起全面进攻!”

“很好!”说着蒋介石看着何应钦认真的问道:“敬之,你怎么看待新编第十三集团军现在武器装备问题啊?!”

“委座!以卑职愚见,新编第十三集团军现在的准备越好,对党国越有利!”何应钦认真的说道。听到何应钦的话,蒋介石皱着眉头问道:“敬之,不要藏着掖着!今天这里就我们两个,你就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吧!”

“是!”说着何应钦想了想后看着蒋介石说道:“委座,新编第十三集团军现在所有的武器全部是美国人无偿提供的!不计入他们对华援助的武器清单中!而且现在基本上一次战役下来,张烈阳向美国人要的武器一大半基本上都是送到重庆来的!”

听到何应钦的话,蒋介石顿时愣住了,疑惑的看着何应钦问道:“敬之,这件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啊?!”何应钦听到蒋介石的话疑惑的说道:“委座,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呀?!”说着何应钦立刻打开了手中的文件夹,翻了翻后找到了蒋介石签署的命令交给了蒋介石说道:“委座,这是您亲笔签名交给我去办的!”

蒋介石听到何应钦的话接过文件看了看笑着说道:“看我这个记性!差点错怪了烈阳了!”说着蒋介石把文件递给了何应钦说道:“这件事情你还是要保密!”

何应钦接过了蒋介石手中的文件放进了文件夹中说道:“委座,您放心吧!”蒋介石听到何应钦的话点了点头说道:“敬之你先下去吧!把辞修给我叫来!”

“是!”说着何应钦转身离开了。过了一会陈诚走进了蒋介石的办公室,刚准备开口的时候,蒋介石板着脸说道:“以后你的心思多用一些在剿g上,不要在放在排除异己上面了!要不然再有下次你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蒋介石的话,陈诚顿时愣住了!过了一会回过神来的陈诚认真的说道:“委座,卑职没有做出什么呀?!”

蒋介石听到陈诚的话重重的“哼”了一声后说道:“你做的事情你自己知道!”说着蒋介石把桌上的文件丢给了陈诚说道:“你自己看看吧!”听到蒋介石的话,陈诚捡起文件看了看顿时明白了蒋介石为什么发火!

过了一会,看完文件的陈诚笑着对蒋介石说道:“委座,卑职知道错了!”听到陈诚的话,蒋介石深深地吐了口气说道:“辞修,不是我偏向张烈阳!而是他为我做的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抗战结束后张烈阳也不会再国内!我已经用他换了美国人的贷款和军援!”

听到蒋介石的话陈诚顿时愣住了,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到陈诚的样子,蒋介石苦笑道:“辞修,我累了!你回去好好的反省反省吧!”

“是!”说着陈诚把文件恭敬的放到了蒋介石的办公桌上,随后向蒋介石敬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陈诚离开蒋介石的办公室直接走进了何应钦的办公室说道:“敬之兄,张烈阳的事你为什么事先不给我通通气啊?!”听到陈诚的话,何应钦顿时愣住了。过了一会回过神来的何应钦看着陈诚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不说!是老头子不让说!”说着何应钦看了看外面后关了门说道:“你这段时间要的准备都是张烈阳从美国人那里混来的!”

“什么?!”陈诚听到何应钦的话顿时一惊!看到陈诚惊讶的样子,何应钦想了想说道:“辞修,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些了!”说着何应钦看了看手表接着说道:“我马上就要去东北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吧!”

听到何应钦的话,陈诚疑惑的问道:“敬之兄,你去东北有什么事吗?!”

“委座让我代替他去东北看看!毕竟马山就要打打仗了!”说着何应钦意味深长的说道:“委座说了!抗战从东北开始;结束也应该从东北开始!”说完何应钦转身拿起衣帽架上的帽子和衣服拿着公文包跟陈诚一起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陈诚看着越走越远的何应钦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