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决战朝鲜(八十六)

不等木子李翔把话说完,一颗红色的信号弹慢慢地升上了天空。负责观察的朝鲜雇佣军第五师团参谋长伊尹灵洞兴奋的跑进了工事说道:“信号弹!红色信号弹!”听到伊尹灵洞的话,在工事里的人都不约而同的跑到了射击孔,看向了天空。

等他们都看到了红色信号弹的时候,“轰…轰轰…轰轰轰…”隆隆的的炮声响了起来。转眼间整个熙川都笼罩在了炮火下。

正在师团司令部里玩乐的宫本茂顿时被炮弹的爆炸声惊出了一身冷汗,立刻拿起桌上的电话询问道:“到达发什么了什么事?!”

不等宫本茂把事情询问完毕,武垣安井灰头土脸的跑到了宫本茂的面前说道:“师团长!支那军攻城了!”

“那呢?!(什么?!)”宫本茂丢下手中的电话,快步的跑到了武垣安井的面前,一把揪起武垣安井的衣领说道:“你去组织督战队!监督那些雇佣军,不惜一切代价必须坚守住!只要我们坚守住了,我们才能够活下去!”说完宫本茂用力把武垣安井丢在了地上。

看着宫本茂愤怒的表情,武垣安井飞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连连说道:“嗨!嗨!……”说着武垣安井飞快的跑出了宫本茂的办公室。看着武垣安井离开的背影,在没有心思玩乐的宫本茂挥退了在办公室里的###和艺妓独自坐在了书桌前慢慢的擦起自己的指挥刀。

话分两头就在武垣安井跑进宫本茂的办公室的同时,木子李翔代表高田喻仁和原高木料下达命令道:“朝鲜雇佣军的弟兄们!日本人奴役我们的日子过去了!今天晚上我们就用日本人的血来洗涮我们的耻辱吧!三个师团分三路向熙川的日军发起全面进攻!我们不要任何一个日军俘虏!”

接到木子李翔的命令,朝鲜雇佣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二师团和第三十四师团同时向熙川城内的日军第188师团发起了进攻。

转眼间,在中国军队猛烈炮火打击下,再加上朝鲜雇佣军疯狂的进攻,已经溃不成军的日军第188师团,龟缩进了几幢坚固的房子里。听到越来越近的枪声和爆炸声,宫本茂缓步的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两三分钟后宫本茂出现在了作战室。在作战室里忙碌的武垣安井看到宫本茂后立刻恭敬的走到宫本茂的面前说道:“师团长!您来了!”

宫本茂点了点头问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武垣安井认真的说道:“情况不太好!进攻我们的好像不是支那军!而是那些朝鲜雇佣军!”

“那呢?!(什么?!)”宫本茂不敢相信的看着武垣安井皱着眉头问道:“现在还有多少地方控制在我们的手中?!”

“现在已经不多了!整个熙川五分之四已经陷落!现在各部只能够依托司令部及周围比较坚固的建筑物进行节节抵抗!”武垣安井认真的说道。

听到武垣安井的话,宫本茂准备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把作战室里的玻璃全部震的粉碎。顿时整个作战室里面一片慌乱。看到这个情景,宫本茂拔出配枪,打死了两个抱着头准备逃离作战室的下级军官说道:“慌什么?!我们还没有被打败呢!”说着宫本茂对武垣安井说道:“立刻发电给第十七方面军司令木岛袈裟雄,告诉他,熙川遭到支那军和反叛的朝鲜雇佣军猛烈的进攻损失惨重,要求增援!”

“嗨!”记录完电报内容的武垣安井立刻拿着电文飞速的跑步了作战室。十多分钟后,在值班的小山西岳收到了宫本茂的电报。看完电报的内容,小山西岳立刻拿着电报焦急的跑到了木岛袈裟雄的房外,用力敲了敲门后小山西岳直接闯进了木岛袈裟雄的房间。

顿时被破门声吵醒的木岛袈裟雄愤怒的看着小山西岳说道:“发生了什么事?!”小山西岳一头冷汗的说道:“司令官!熙川遭到支那军和反叛的朝鲜雇佣军的攻击,现在情况不太妙,宫本茂发来了求援电报!”

听到小山西岳的话,木岛袈裟雄一把拿过小山西岳手中的电报认真的看了看愤怒的骂道:“八格牙路!无能的宫本茂,真是太丢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脸面了!”说着木岛袈裟雄快速的穿上了衣服,走进了自己办公室,看着桌上的地图,木岛袈裟雄冷静的问道:“我们在熙川周围有什么部队可以调动?!”

“司令官!现在就近除了宁远和德川外,其他的地方都没有部队都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小山西岳认真的说道。听到小山西岳的话,木岛袈裟雄想了想后说道:“告诉宫本茂!他为天皇陛下尽忠的时候到了!”

“嗨!”说着小山西岳立刻给宫本茂发去了电报。收到电报后,宫本茂傻傻的看着电报的内容苦笑不得的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没有想到,我最后会是这个下场!老天真是给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啊?!”说着宫本茂大声叫道:“天照大婶,你为什么不保佑你的子民啊?!”

不等宫本茂发泄完,一颗榴弹在第188师团司令部楼顶炸了开来。瞬间炸断的横梁把宫本茂和一些低级军官压在了下面。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当天微微发亮,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进熙川的时候,三个师团的朝鲜雇佣军在中国军队炮火的辅助下,收复了整个熙川。

看着踩在脚下的熙川,木子李翔笑着说道:“现在我们都可以恢复原来的姓氏了!我来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翔!”听到木子李翔的话,其他几个军官都一一报出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向左权的指挥所赶去。

当木子李翔他们风尘仆仆赶到新编第十三集团军的指挥所的时候,看到在门外迎接他们的家属,每一个朝鲜雇佣军军官都不由的落下了眼泪。木子李翔(以后称李翔)一步步走到了自己的妻子身边,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手镯说道:“顺姬,你的李翔回来了!”说着李翔抓过了金顺姬的手,亲手为金顺姬戴上了手镯。